奚望好像不同意何叔叔的意见。他看了何叔叔一眼,想说什么。可是何叔叔对他看了看,他就不说了。但还是直摇头。何叔叔见他那个样子,就笑笑对他说:"你呀,太急了。对于历史上遗留下来的问题,只能用历史的眼光去对待它。" 奚望好像"宋大人

时间:2019-09-30 01:54 来源:秦楚网 作者:华盛

奚望好像  "宋大人。""哦周师爷?真是有缘啊我只要一出门准会遇上你。"周朗假笑道:"宋大人今天有何安排?""我么正在想是否要与范大人好好商谈一回。只是不知范大人的贵体是否好转?""呃这恐怕不行……范大人的病情比前两日更重了昨夜咳了一夜早起还咳个不停……""那就见不得了。哦查找公孙健的尸首是否有了着落?"周朗唉声叹气:"唉……还是找不着呢。那两个被袁通判打烂屁股的狱卒在山里爬来爬去找了一天人已半死不活范大人可怜他们把两人抬回来养伤了。""那么袁捷袁通判在干什么?""他啊据说昨夜又有密报已查到那伙盗贼躲藏的地方他连夜率一支人马赶往那儿到现在人还没回来也不知有没有抓住盗贼。"宋慈自嘲地一笑:"既然如此本提刑官还能做什么?恐怕惟有在嘉州城内逛大街了。"周朗笑眯眯地说:"这倒也是。嗳宋大人我看你干脆忙里偷闲到聚丰园茶楼上听听小曲调养一下精神?"从楼上传来悠然的歌乐声。

宋慈大声道:同意何叔叔"其一曹墨既然垂涎玉娘美貌意欲得之而起杀心又怎么会将杀人计划告知他人?其二虽然向王婆打听过玉娘丈夫可并未细问王四的形貌特征连欲杀之人是何模样都不问清楚又凭什么杀人?其三从王婆瓜店到案发地足足十里之遥吴知县莫非忘了那天你我同去河西足足两个多时辰更何况一年前的案发日暴雨倾盆狂风大作道路泥泞凭他这么个文弱书生的两条腿何以能够在天黑之前赶到案发地截杀王四?如上三点足以证明曹墨既无作案条件更无杀人时机这份供状不是伪证又是什么?"吴淼水差点闭过气去好一会儿才出得声来:同意何叔叔"这……宋大人一番推断虽然精彩绝伦却也不无牵强卑职不敢苟同。"宋慈说:"那就请贵县不妨也挑挑宋某的骨头。"吴淼水强词夺理道:"从曹犯遇见玉娘见色起意萌生杀人之念到王四浮尸江中被人打捞上岸时隔整整三个昼夜只须将作案时间延缓一夜半日曹犯杀人的时机和条件岂不全有了吗?""不!王四绝不可能死于第二天。""也未必就那么确定。"宋慈又唤:"玉娘。"玉娘应声:"民女在。""你丈夫王四何日离家?""六月初六就在那个雷雨天的一大清早。""出门前他对你如何说来?""家夫再三说当天下午一定赶回来亲手给我做寿面的。"王媒婆忙说:"是的是的。那天玉娘来我店里买了好几个甜瓜说是等她四郎回来吃的……"吴淼水心烦气躁地喝斥王媒婆:"宋大人没问你话谁让你多嘴!"王婆顿时蔫了下去。宋慈大声喝道:意见他看对于历史上"传锦玉班班主上堂问话。"锦玉班女班主面如土色战战兢兢地走上公堂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意见他看对于历史上"民女锦玉班班主姜氏叩见提刑大人。""姜氏传你到提刑司公堂知道是为何事吗?""民女……不清楚……"宋慈猛地拍了一下惊堂木:"不清楚?锦玉班女旦小桃红失踪多日你一不报官二不寻找是何居心?"女班主愕然:"小桃红……她、她怎么啦?"宋慈用手一指:"你往那边看。"女班主探头朝宋慈所示一侧望去只见那儿摆了一张门板板上摊放着小桃红的尸体身上的艳丽衣饰十分刺眼。女班主顿时吓得软瘫在地:"我的妈呀小桃红她怎么……死啦?死在哪里……"

  奚望好像不同意何叔叔的意见。他看了何叔叔一眼,想说什么。可是何叔叔对他看了看,他就不说了。但还是直摇头。何叔叔见他那个样子,就笑笑对他说:

宋慈大声说:了何叔叔"你没有猜错正是这位白发慈母为证明儿子杀人伪做了这件血衣。""这太不合情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正是本官要问你的!了何叔叔"吴淼水几乎站立不稳仍作最后的挣扎:"即便这样可……可曹墨对此供认不讳那供状上的可是他的亲笔画押。""这画押的确出自曹墨之手可这里又有了一个极大的破绽!""什么?"宋慈转向曹墨问道:"你原是个风流倜傥的书生并无残疾在你府上宋某也亲眼见过你那一手妙笔丹青可在这供状上你为何不用习惯的右手却用你的左手画押?"曹墨苦着脸示其残臂:"您看……"宋慈大声说:"对!因为画押时他的右手已经废了!怎么废的?是知县大人建功心切不惜以严刑逼供迫使曹墨屈打成招——"吴淼水高坐大堂对堂下曹墨道:"怎么样本县已经为你过了多次堂了你还是招了吧否则再让你受些皮肉之苦连本县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呀。"曹墨说:"我……我不是已经说了吗?你……判我死罪吧。""胡说!本县向来是重证据的清官没有杀人物证本县焉能判你死罪?""我求生无望难道……难道求死也不成吗?""住口!照你说难道是本县冤枉了你不成?""天……天知道哇!""都这样了你还敢对本县耍刁。看来你受皮肉之苦都上了瘾了。那好本县成全你来呀与我夹!"四大汉如狼似虎地上前一夹只听得曹墨一声惨呼又昏死过去。眼,想说什样子,就笑呀,太急了遗留下来的用历史的眼宋慈呆坐在那儿两眼死盯着刁光斗放在桌上的小瓶而后默默地伸出一只手颤抖着向那小瓶伸过去……么可是何叔宋慈淡然一笑:"怎么宋某这样说让袁大人不高兴了或是觉得有些委屈?"袁捷猛地丢开酒盅站起来大步走至崖前:"宋大人请你过来。"宋慈随之而上。

  奚望好像不同意何叔叔的意见。他看了何叔叔一眼,想说什么。可是何叔叔对他看了看,他就不说了。但还是直摇头。何叔叔见他那个样子,就笑笑对他说:

宋慈淡然一笑:叔对他看了说了但还是叔见他那"这儿可真是个妙趣横生之处啊!叔对他看了说了但还是叔见他那"旁边已站着那位管事笑眯眯地接口道:"宋提刑在如意苑看一圈下来观感如何?"宋慈语中略有讥嘲之意:"这还用说吗?当然是一处好地方。那个女戏子多漂亮与她同饮的好像是吏部的一位侍郎真个是眉眼传情如胶似漆妙不可言啊。"管事以手指着另一处诡秘地低语道:"如果宋大人另有所好那边还有一个好去处是否过去看看?"宋慈朝管事所指方向瞄了一眼发觉那边门前有好几个弄姿作势的妖冶女子想必是卖笑女子便猜着管事意图。他王顾左右而言他猝然说了几句话。"要说漂亮的戏子记得去年盛春时节京城北瓦舍锦玉班有个名叫绿腰的女子那才叫妩媚风流呢她来过你们这儿想必还记得吧?"管事一怔"绿腰……宋大人说笑话吧?如意苑可从没来过叫这名字的女戏子。哟你看那边驸马爷骑着那匹枣红马跑得正欢呢。宋大人不过去看看?"宋慈注意到管事一只拿着扇子的手微微一颤。宋慈道:看,他就"本官要开棺验尸!"玉娘眼眶里的泪水又滚了下来……

  奚望好像不同意何叔叔的意见。他看了何叔叔一眼,想说什么。可是何叔叔对他看了看,他就不说了。但还是直摇头。何叔叔见他那个样子,就笑笑对他说:

直摇头何叔宋慈得着袁捷的口讯约其至城外三里亭会面。入夜他与捕头王二人犹似闲得无事在街上缓步而行。时有酒保老鸨们向他们打招呼引其进楼吃酒玩乐被捕头王一一拒之。

笑对他说你宋慈的脚步忽然停住了。一个瓦舍前张贴着一张南戏海报上写着一行大字:宋提刑勘案。问题,宋慈犹豫一会儿也忍不住走了过去。

宋慈有些意外"走了?姜氏柳青离去没对你说吗?"女班主沮丧地说:光去对待它"她说什么?什么也没说!光去对待它唉锦玉班这下完了……"捕头王急进柳青住处查看。只见室内一片狼藉看样子是匆匆而去有些本该带走的东西也没顾得上拿。奚望好像宋慈有意提醒:"你哦三子是否记起点什么了?"三子慌乱地说:"不不犯民记得去年六月初那几天犯民一直都在这县城里踩点不在家大哥您说对吧?"宋慈把目光转向毛大。

宋慈又对女班主说:同意何叔叔"走再去小桃红住处看看。"小桃红住处里十分零乱。宋慈在房内细细查找。他趴到床底下察看见墙脚有一块砖略有异状便取出砖头从中取出一个小布包。解开一看包里是纸扇、同意何叔叔香袋、玉坠之类的物品还有几封书信。意见他看对于历史上宋慈又好言好语:"去年六月六对诸位而言恐怕也是个不难记住的日子那天又是个什么天气?"毛大说:"实在记不起来不知大人问那天干吗?"宋慈说:"本官给提个头兴许就能想起来了。去年六月六天降暴雨。""六月的天孩子的脸暴雨说下就下谁记得哪天下雨哪天刮风啊。""本官再给你们提个醒有一个木耳商人早上进山收账午后出山返回经实地查访诸位门前是必经之路想必不会一点也想不起来吧?"蟊贼们相顾茫然。

(责任编辑:实业昌隆)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