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住到那里?"她好像很吃惊。她想到什么了? 明智独裁的政制是一个乌托邦

时间:2019-09-30 01:29 来源:秦楚网 作者:夹子太硬啦

明智独裁的政制是一个乌托邦;不侵犯他人产权的民主政制也是一个乌托邦。理想与绝望相同。经济科学的客观问题是:为什么住为什么历史上我们看到的政制五花八门?是在怎样的局限条件下会出现那种政制呢?说来话长,为什么住这里不能多说了。

(二)如上,那里她好像产品市场(product market)与生产要素市场(factor market)是同一市场。(二)收入享受权作学生时写《佃农理论》,很吃惊她想无意间得到一个新奇的发现。那就是:很吃惊她想一块有私人使用权的土地,其租值收入如果不是全部界定为地主所有,而是某部分的租值因为有管制而变为没有主人的,那么该土地的使用在某程度上会有非私产的效果。那是说,有私人使用权的资产,如果没有被界定为私有的收入或租值,在竞争下资产的使用会有非私产或公共产的效果,使那没有被界定为私有的租值消散。

  

(二)无知或讯息不足给予特权分子可乘之机,为什么住为一小撮人的私利而损害整个经济。香港一九四八年推出的战前楼宇租金管制,为什么住维持了三十多年,严重地损害了住宅楼宇的供应。当时港督与几个行政局委员考虑要管,拿着纽约的租管参考一下,开了几次会议就拍板定案。委员中一半以上是律师,可能无意,但后来这租管使律师行业生意滔滔。说明是暂时性的,只管一年,又一年,后来索性不说暂时了。租管是明显地侵犯私产权利,竞争的游戏规则有大变。但无知有时对经济有好处。香港战后是考虑过推行外汇管制的。但前财政司郭伯伟告诉我,因为不懂得怎样管,结果不管。(二)香港置地的棍子用以减低监管(交易)费用。原则上,那里她好像效率工资理论中的萝卜与棍子的作用类同。这样,那里她好像我们可以说如果监管费用不存在,就不需要有萝卜及棍子了。经济不景,劳力的需求下降,工资若不下降就含意着萝卜与棍子代表着的监管费用增加。怎么可能呢?经济不景,监管费用理应下降,而就是不下降总不会上升。这样看,劳力的需求下降工资是一定会下降的。这也是说,以萝卜及棍子的需要来解释工资向下调整的顽固性是不能成立的。香港置地的棍子就没有增加调整租金的困难。(二)一些国家有最低工资的规限,很吃惊她想例如今年(2002)美国规定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六点九美元,很吃惊她想加上其他政府指明雇主要付的,近八美元一小时。一个劳工不值这工资,找不到工作,统计说是失业了。

  

(二)以横轴为劳力之量,为什么住工资乘以劳力的使用量是劳力的收入。但工资是平线一条,为什么住等于边际产值,工资之上的、边际之内的产值是其他生产要素的收入。如果这其他要素是土地,那么工资之上的边际产值加起来就是土地的租值了。这就是收入分配的基本理论。如果只有劳力与土地两种生产要素的话,总工资与总租值加起来必定与总产值相等。(三)不同类别合约的选择时间工资合约只是几类雇用劳力合约其中之一。有些行业的选择比较多,那里她好像有些比较少。例如工厂生产,那里她好像时间工资合约之外还可选的有件工合约、分成合约、劳力租用厂房等安排。但在美国,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工会强力反对之后,件工合约在好些行业是不容许的。另一方面,因为量度件数的困难,好些工作不采用件工合约(见本章第六节)。

  

(三)件工合约以件数算工资,很吃惊她想通常是制造业,很吃惊她想失业(被解雇)的机会也远比固定工资为低,但工作的时间可长可短,有时要加班,有时不够工作,而有时要跑两三家工厂才能获全职。

(三)生产商人的决策,为什么住是任何产量都要把成本减至最低点,为什么住而这是收益极大化的先决条件。生产成本最低的情况,是不同生产要素的边际产值的比率与这些要素的相对价格相等。传统的佃农分析,那里她好像是农户的劳力投入,那里她好像在均衡点上劳力的工资等于农户分成的边际收益。这是政府抽税的分析了。有两处大错。其一是农户的劳力投入低于固定租金的,所以地主的分成所得远低于固定租金的合约安排。但地主是有权采用后者合约的。可以多收租金的合约安排为什么地主不采用?其二是佃农的劳力投入低于固定租金合约或工资合约,农户的分成所得高于另谋高就可得的工资。这是说,农户有多了出来的租值收入,但却不是地主,而在竞争下无主的收入是不能存在的。

传统的工资理论,很吃惊她想择其要点而言,很吃惊她想相当简单,而逻辑也够严谨。生产需要两种或以上的生产要素的合作,这里分析的是劳力作为生产要素,其他要素暂且假设固定不变。以一个图表的横轴作为劳力之量,纵轴是工资(wage rate)或是边际产值。在竞争的市场内,边际产值是边际产量乘以一个固定的产品市价。因为边际产量曲线的决策部分是向右下倾斜的,所以边际产值(value of marginal product)的曲线也是向右下倾斜。从决定胜负的准则的角度看,为什么住市场是一种投票制度:为什么住投钞票。价高者得,是说我愿意投的钞票比你愿意投的多。吃早餐,我拿出三十块钱,得之,社会上总有一个人少吃了一顿,我是个优胜者。社会中,每个人从早到晚都在竞争,在市场如是,在没有市场的制度下也如是,只是不同的制度有不同的胜负准则罢了。

从来没有学者能给「民主」下一个明确的定义。胡说八道的多得很,那里她好像但有说服力的定义我没有见过。一般学者认为,那里她好像民主的定义是以投票选取舍,而这投票可以是选人、选物或选事。虽然投票有多种形式,但以投票定民主是一般地接受了的。不是学者们不知道这样的民主定义有困难——有很多困难——而是他们想不出有什么比投选票更能代表民主的象徵。市场投钞票,民主投选票,独裁不投票,是我自己发明的简单划分。从社会整体的角度看,很吃惊她想资源使用最高的利益,很吃惊她想是使用的权项与权限能使社会得到最高的租值与消费者盈余的总和。这也是说,资源的使用给社会带来最高的总用值。有交易费用的存在,这情况的阐释就变得复杂了。

(责任编辑:奥户巴寿)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