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胖子把一封信往我的写字台上轻轻一放,别有深意而又鬼鬼祟祟地用手指点着寄信人的地址,好像交给我的是一份绝密文件,嘱我保密。 他的研究工作至少有了二十年

时间:2019-09-30 01:30 来源:秦楚网 作者:设备

  闻先生的专门研究是《周易》、王胖子把《诗经》、王胖子把《庄子》、《楚辞》、唐诗,许多人都知 道。他的研究工作至少有了二十年,发表的文字虽然不算太多,但积存的稿子却很多。这些 并非零散的稿子,大都是成篇的,而且他亲手抄写得很工整。只是他总觉得还不够完密,要 再加些工夫才愿意编篇成书。这可见他对于学术忠实而谨慎的态度。

忽然的变故,封信往我的份绝密文件薛氏吓傻了,她胡乱在地上乱滚,低声哭号。高岳连忙跪下,写字台上轻问:“陛下,此女乃我府中乐伎,不知她犯有何罪,惹陛下发雷霆之怒?”

  王胖子把一封信往我的写字台上轻轻一放,别有深意而又鬼鬼祟祟地用手指点着寄信人的地址,好像交给我的是一份绝密文件,嘱我保密。

皇帝手脚勤快,轻一放,别亲自动手,把薛氏头朝下吊在一个铁环上。他边系绳索,边回答高岳说:“据说她把她亲妹妹引入你府中?知道吗,有深意而又用手指点她妹妹,朕刚刚封之为贵妃……朕还以为她是好人家女儿呢。”高岳闻言大悟,鬼鬼祟祟地给我一脸惶恐,不知如何回话,呆呆跪在当地。

  王胖子把一封信往我的写字台上轻轻一放,别有深意而又鬼鬼祟祟地用手指点着寄信人的地址,好像交给我的是一份绝密文件,嘱我保密。

卫士递过一些刀锯。皇帝熟练地动手翻看,寄信人的地从中选取一把合手的短锯。他并不多言,剥去薛氏衣衫,认真地动手杀人。事出仓促,址,好像交,嘱我保密我惊呆了。皇帝近来醉酒为常,址,好像交,嘱我保密杀人已经成为乐事。但是,凭我一句话,他根本不细问,就把薛氏逮入宫中,马上动锯,大出我的意料。我的本意,原来是想让清河王高岳得罪,最后能把薛氏弄到手。谁料想,薛氏先遭不测。

  王胖子把一封信往我的写字台上轻轻一放,别有深意而又鬼鬼祟祟地用手指点着寄信人的地址,好像交给我的是一份绝密文件,嘱我保密。

惨号阵阵,王胖子把薛氏那如花的娇躯,现在满是鲜血,把她那俏丽的脸污染得一塌糊涂。

锯到胸腹处,封信往我的份绝密文件皇帝住手。他从殿中卫士手中抢过一把长柄大刀,高高举起,从锯口处狠劲劈下。“作人无长物”也是不在乎东西,写字台上轻不过这却是达观了。后来人常说“身外之物,写字台上轻何足计 较!”一类话,也是这种达观的表现,只是在另一角度下。不为物累,才是自由人,“清” 是从道德方面看,“达”是从哲学方面看,清是不浊,达是不俗,是雅。

读书人也有在乎东西的时候,轻一放,别他们有的有收藏癖。收藏的可只是书籍,轻一放,别字画,古玩,邮 票之类。这些人爱逛逛书店,逛逛旧货铺,地摊儿,积少也可成多,但是不能成为大收藏 家。大收藏家总得沾点官气或商气才成。大收藏家可认真的在乎东西,书生的爱美的收藏家 多少带点儿游戏三昧。——他们随时将收藏的东西公诸同好,有时也送给知音的人,并不严 封密裹,留着“子孙永宝用”。这些东西都不是实用品,这些爱美的收藏家也还不失为雅 癖。日常的实用品,读书人是向来不在乎也不屑在乎的。事实上他们倒也短不了什么,一般 的说,吃的穿的总有的。吃的穿的有了,别的短点儿也就没什么了。这些人可老是舍不得添 置日用品,因此常跟太太们闹别扭。而在搬家或上路的时候,太太们老是要多带东西,他们 老是要多丢东西,更会大费唇舌——虽然事实上是太太胜利的多。现在读书人可也认真的在乎东西了,有深意而又用手指点而且连实用品都一视同仁了。这两年东西实在涨得 太快,有深意而又用手指点电兔儿都追不上,一般读书人吃的穿的渐渐没把握;他们虽然还在勉力保持清德,但 是那种达观却只好暂时搁在一边儿了。于是乎谈烟,谈酒,更开始谈柴米油盐布。这儿是第 一回,先生们和太太们谈到一路上去了。酒不喝了,烟越抽越坏,越抽越少,而且在打主意 戒了——将来收藏起烟斗烟嘴儿当古玩看。柴米油盐布老在想法子多收藏点儿,少消费点 儿。什么都爱惜着,真做到了“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这些人不但不再是痴聋的阿家 翁,而且简直变成克家的令子了。那爱美的雅癖,不用说也得暂时的撂在一边儿。这些人除 了职业的努力以外,就只在柴米油盐布里兜圈子,好像可怜见儿的。其实倒也不然。他们有 那一把清骨头,够自己骄傲的。再说柴米油盐布里也未尝没趣味,特别是在现在这时候。例 如今天忽然知道了油盐有公卖处,便宜那么多;今天知道了王老板家的花生油比张老板的每 斤少五毛钱;今天知道柴涨了,幸而昨天买了三百斤收藏着。这些消息都可以教人带着胜利 的微笑回家。这是挣扎,可也是消遣不是?能够在柴米油盐布里找着消遣的是有福的。在另 一角度下,这也是达观或雅癖哪。

读书人大概不乐意也没本事改行,鬼鬼祟祟地给我他们很少会摇身一变成为囤积居奇的买卖人的。他们 现在虽然也爱惜东西,鬼鬼祟祟地给我可是更爱惜自己;他们爱惜东西,其实也只能爱惜自己的。他们不用 说爱惜自己需要的柴米油盐布,还有就只是自己箱儿笼儿里一些旧东西,书籍呀,衣服呀, 什么的。这些东西跟着他们在自己的中国里流转了好多地方,几个年头,可是他们本人一向 也许并不怎样在意这些旧东西,更不会跟它们亲热过一下子。可是东西越来越贵了,而且有 的越来越少了,他们这才打开自己的箱笼细看,嘿!多么可爱呀,还存着这么多东西哪!于 是乎一样样拿起来端详,越端详越有意思,越有劲儿,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似的,不知道怎 样亲热才好。有了这些,得闲儿就去摩挲一番,尽抵得上逛旧货铺,地摊儿,也尽抵得上喝 一回好酒,抽几支好烟的。再说自己看自己原也跟别人看自己一般,压根儿是穷光蛋一个; 这一来且不管别人如何,自己确是觉得富有了。瞧,寄售所,拍卖行,有的是,暴发户的买 主有的是,今天拿去卖点儿,明天拿去卖点儿,总该可以贴补点儿吃的穿的。等卖光了,抗 战胜利的日子也就到了,那时候这些读书人该是老脾气了,那时候他们会这样想,“一些身 外之物算什么哪,又都是破烂儿!咱们还是等着逛书店,旧货铺,地摊儿罢。”寄信人的地(原载1942年《抗战文艺》)

(责任编辑:居民)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