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他长住在医院里,又不懂行......"我忍不住插了一句。 食则琼筵玉几、一掷千金

时间:2019-09-30 01:46 来源:秦楚网 作者:移机

  "听说京师贵官大佬没有不爱看戏、听说他长住不爱像姑的,听说他长住连内务府和六部堂官们,也有好些人少了 像姑吃不香睡不着,是不是?梨园子弟居处不亚于豪门贵宅,食则琼筵玉几、一掷千金,出 行则雕车映日、健马嘶风、裘服翩翩、绣衣楚楚……柳师傅既是京师第一曲师,令郎决计是 名优坯子,何必远涉江湖,到广州来觅生路?"

果然是英兰写的信,在医院里,说因为不知能否寻到父亲的下落,在医院里,不多赘语,但父亲若能收到此信,请 到浙江山阴县定海总兵府来寻女儿,女儿已做了总兵的侧室。不管天福他们看过信后如何高兴,又不懂行我一句柳知秋已经在那里自顾自地欣喜若狂,哈哈地笑了又笑, 大声喊道:

  

"赶快回信带给她们娘儿俩!咱们赶快盖新房子!照你们小时候住在一处的那个大院子盖!接 她们娘儿几个回来!咱们全家团圆!哈哈哈哈!……果然,忍不住插果然,忍不住插这块地当真是风水宝地,才 买到手,就喜事临门,连连不断!这风水宝地必定能保佑咱柳家时来运转!……明儿一大早, 就领那匠人到胡家去,叫他仔仔细细地把那院子里里外外看个清楚明白,后天咱就回裙带街 动手盖房!……"九龙半岛的南边,听说他长住隔着不宽的海面,听说他长住有个山峦起伏的小岛,小岛上疏疏落落分布着村落田地 和渔港。岛北岸房屋较为集中,像个杂乱无章的小镇,形成了一条很不规整的弯弯曲曲的街 ,这就是被广州人形象地称作裙带街的地方。这里远离广州闹市、在医院里,远离陆地,在医院里,近些年却颇为出名:每当朝廷发布禁烟令,那些在广州待不 住的瘾君子鸦片鬼,就躲到这儿来继续他们的烟霞生涯。这样偏僻的地方,政令难以达到。当初天福天寿就是在这里,寻到了还剩一口气的柳知秋。

  

林钦差的禁烟雷厉风行,又不懂行我一句把这藏污纳垢的裙带街狠狠地清理了几回,又不懂行我一句封了所有的烟馆烟间, 抓了所有的烟贩子,还把其中最劣的一个在这里枭首示众,吓得烟鬼们如鸟兽散,留下的则 不得不乖乖地听令戒烟,裙带街顿时干净了许多。近日林钦差革职,忍不住插朝廷为了跟夷人讲和,忍不住插又颁布了开放烟禁的谕旨。不过林钦差禁烟余威犹 在,只有一两家烟馆羞羞答答地开了张,比当初那十几二十家,声势差远了。

  

离裙带街不过五里之遥,听说他长住有一处山水冲刷出的海湾,听说他长住顺着这条溪水进山,转过山坳,几户农 家点缀在一片平缓的坡地上。那处掩映在浓绿树丛间的院子,就是柳知秋的新居。这儿坐北向南,背山面海,山间溪水从前面潺潺流过,正处在两条山脉的交会处,仿佛二龙所抢的宝 珠,照柳知秋的话说,风水极佳。

岛在海中,在医院里,地处南粤,在医院里,正月里也很温暖,只是烟水雾气常弥漫着,近观远望都像是隔着轻纱 ,朦朦胧胧。而初七这一天,却风和日丽,蓝天如洗,难得的晴朗。天禄在东厢房忍不住大声叫道:"不怪呀,又不懂行我一句我怎么看不出来呢?"王映村故意反问,全然是在怂恿。

忍不住插"还不怪?他一直不错眼珠地盯着韵兰看!……一点儿也不像他平日看冷香浣香他们的那个 劲儿!倒像……倒像……"听说他长住"像什么?"王映村追问一句。

"像……像在看一张好画儿、在医院里,一朵好花儿,要不,就像是喝好酒品好茶那种样子!……我也 说不清!"王映村脚下一停,又不懂行我一句差点儿绊倒,又不懂行我一句惊异地瞪着雨香,吸了口凉气,咝咝地说:"小东西,眼睛 怎么长的,这么毒!……你说得够清楚的了!……我可是一直也没弄清……"

(责任编辑:房屋)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