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吧!"傅部长叫。 其原本的意义和价值反被掩埋

时间:2019-09-30 01:02 来源:秦楚网 作者:何忻翰

  《金瓶梅》是一本成年人的书。‘成年人’一词,写吧傅部长现在许多时候会和‘成VX电影、写吧傅部长‘成X’小说杂志等联在一起。有些人就将其作为性(或淫秽)的代名词,其原本的意义和价值反被掩埋。《金瓶梅》一书也有相似遭遇。 本来,‘成人’、‘成年人’等是好词,应该让人想到的是富有人生阅历而成熟、理智、能够承担人生和社会的责任等。如果从褒义来理解‘成人’,再把《金瓶梅》和那个时代(明朝)的文学作品对比下,也可从一个方面显示出《金瓶梅》的杰出。可比比当时的几大名着:《西游记》是神仙鬼怪的故事,适合少儿的奇异幻想;《三国演义》是帝王将相的夸张演义,离普通人的生活很远;《水浒》的场面离社会现实近些,但是又偏到江湖豪强上去了。这三部名着和古代众多的武侠和演义小说一样,主要写的是神怪或接近超人的英豪们的打斗和战争,寄托着青少年的打斗情结和脱离现实的英豪梦。只有《金瓶梅》,中华文学史上长篇小说第一次直面社会,正视人生。作者描述的不是虚假的神怪和远离现实的梦幻,而是赤裸裸的现实。作者细致流畅的文笔所描写的是作者身边的人、身边的生活、和生活着的社会。

对于第二个问题,写吧傅部长我们必须展开来谈一谈。对于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比较简单:写吧傅部长《金瓶梅》全书共有100万字之多,写吧傅部长其中描写性行为的文字只有3万左右。因为这3%就把全部100万定为淫书,恐怕是小学算术没有学好。

  

对于西门庆施加的淫虐,写吧傅部长淫妇们全都表现出近乎受虐癖的顺从。与施虐的行动相比,写吧傅部长从被凌辱者口中发出的屈辱话语似乎更能满足西门庆的占有欲,因此,他常在交欢中不断要求对方发出从属他的誓言,仿佛只有从各种感觉渠道确认了他对一个女人的彻底占有,他才能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然而,使这种支配与被支配的关系得以维持下去的东西实际上并不是他的阳具,也不是那些淫器或胡僧的春药,而是他的钱财。从卑贱的王六儿和如意儿直到专横的金莲,她们全把自己的身体当作换取物质利益或地位的工具。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在很多性描写结束之后,作者往往照例交待西门庆付给淫妇们的奖赏,什么样的衣服、首饰,多少银两,始终都像记帐一样写得清清楚楚。对仗公正,写吧傅部长词达意旋。其情纯朴,其趣雅致,其景清爽。乃君子豁达之心境,虚怀若谷之明襟。其花其地其酒宜四季,也宜人生几多情状。对现代的读者来说,写吧傅部长这其中的迷信成分是不必说的了。然而,写吧傅部长在我看来,这段话中的关键却是对「算」这个字的强调。由上下文可以明显看出,这里的「算」指的是人的寿命长短与福禄多少,然而,它仍然隐含着「计算」的意味。如此一来,「生命」变成可以用数字来了解,扳着指头数数儿的东西。这当然是对人生粗湹慕忉尫绞剑欢挥挟斏罩@种计算方式进行时,丁耀亢的因果故事才能说得圆通而精确。事实上,作为因果故事的作者,丁氏正扮演着审查人间罪恶的神只角色:他眈眈计算着故事中的罪恶,并分配惩罚。

  

恶名的《金瓶梅》的整理出版事宜了。估计此时左恭也已放下此事,写吧傅部长两边不加问闻。直至“文化大革命”告终,写吧傅部长劫后重理前事,方知左恭久已家破人亡,资料、初稿均无下落,连拿到那个方案后他做过些什么没有,也一无所知。所以“文革”以后,我们只得自己另起炉灶。儿心中由不得的找伤情,写吧傅部长

  

而处于封建时代的潘金莲,写吧傅部长她对西门庆的看法是“因为作为一个女人,写吧傅部长我可以从你身上得到很多从其它男人身上所得不到的东西:你的强壮和温柔,你的激情和持久;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的快乐享受、欢歌燕语、颠鸾倒凤、巫山云雨等等一切人世间所能够感受到的快乐的极致。我是多么地希望永远和你在一起,和和美美,恩恩爱爱,齐心协力,传宗接代。”如此这般,潘金莲又怎能不弃武大郎而求西门庆大哥呢!为了追求享乐的生活,在引诱、胁迫和潜意识的心理支配下,只好使出了谋害亲夫的下策。这只能是她的不幸,她追求的难道不是现代人追求的自由、爱情、性和更好的生活?心里的爱情已经被唤醒,却无法用合法手段脱离不幸福的婚姻,如果武大能够明白自己不适合做她的爱情故事的男主角,结局也许不会那么惨。

而此书排校之认真,写吧傅部长校对之精细,真真达到上乘之水平。人文社真不愧是名牌出版社。三言两语,写吧傅部长几番几次。将金莲与经济那个调情偷情终至淫乱的情状,勾勒得细致入微,惟妙惟肖,扣人心铉。

写吧傅部长森林的火焰 于2006-03-31 12:28上溯其源而下探其流,写吧傅部长在对《金瓶梅》的传播影响进行研究时,写吧傅部长现代学者主要关注《金瓶梅》对《红楼梦》的影响,阚铎的《〈红楼梦〉抉微》,姚灵犀的《〈金〉〈红〉脞语》和痴云的《〈金瓶梅〉与〈水浒传〉〈红楼梦〉之衍变》,多侧重《金瓶梅》与《红楼梦》人物形象的比较研究。而在两书的价值比较评判中,郑振铎的《长篇小说的进展》,阿丁的《〈金瓶梅〉之意识及技巧》等论文都表现出贬《红》拔《金》的倾向性,其中溢美偏爱之词多可商榷,但在彼时,对于重新认识评价久遭贬抑的《金瓶梅》却很有启发意义。

生欢喜心者,写吧傅部长小人也;生畏惧心者,写吧傅部长君子也;

(责任编辑:藏娃)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