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他的经历算什么样的经历呢?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做过运动的对象,也没有成为"积极的动力"。他一直像一个旁观者那样看着、跟着,好像一块无棱无角的石头,随着泥沙流淌,从不想自己选择一个停留的地方。一九五七年"反右"时,他满有理由狠狠斗我一下,这样,既可以表现自己的立场,又可以发泄私人的怨气。可是他没有这么做。他从来没有在批判我的会上发过言,也从来不贴一张大字报批判我。他总是躲着我。他在我心里形成了一个谜,也留下一些好感。然而,他却也感到了不幸。我承认,他确实不幸。可是,他的这种不幸是什么人造成的呢? 不再是帝王将相、真的

时间:2019-09-30 01:49 来源:秦楚网 作者:荷兰剧

  以市井平凡人物为主要角色,真的,他的这么多年来者那样看着自己选择一自己的立场在我心里形贴近现实日常生活。不再是帝王将相、真的,他的这么多年来者那样看着自己选择一自己的立场在我心里形神魔、英雄的传奇,标志着中国小说创作进入一个历史新阶段。《金瓶梅》成为中国小说艺术史上的里程碑。6.解读《金瓶梅》,重写中国小说艺术历史:《金瓶梅》是中国长篇写实小说之祖,是具有近代现实主义小说艺术特点的开山力作。《金瓶梅》中有“以前的作品里所不能达到的新东西”(李长之《现实主义和中国现实主义的形成》),是一部“伟大的写实小说”,“可谓中国小说的发展的极峰”(郑振铎《谈〈金瓶梅〉词话》)。《红楼梦》继承与发展了《金瓶梅》的艺术经验,可以说没有《金瓶梅》,就不可能产生《红楼梦》。《金瓶梅》与《红楼梦》是中国小说艺术史上的两种典范、两个高峰。《金瓶梅》与《红楼梦》都打破了传统的思想与写法。西方学者认为“中国的《金瓶梅》与《红楼梦》二书,描写范围之广,情节之复杂,人物刻画之细致入微,均可与西方最伟大的小说相媲美”(美国学者海托华撰《中国文学在世界文学中的地位》)。《金瓶梅》与《红楼梦》的艺术成就是属于过去的,也是属于未来的。是属于中华民族的,也是属于全世界的。《金瓶梅》与《红楼梦》是中国小说艺术史的制高点,也是世界小说艺术史上的制高点。《金瓶梅》与《红楼梦》作品伟大,意蕴无穷,其蕴涵的美学思想与艺术营养,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认为肯定了《金瓶梅》的高度成就,就是贬低了《红楼梦》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在中国小说艺术史的着作中,给《三国》、《水浒》列专章论述,而只给《金瓶梅》一小节的地位,不予充分肯定与评价,是不符合文学发展史实际的。攀登两座高峰,俯瞰中国小说发展的全貌全景,重写中国小说艺术史,这是二十一世纪应完成的艰巨任务。7.毛泽东对《红楼梦》给予很高评价,引以为民族的骄傲。他在日理万机的岁月里,同时认真研究了文学巨着《金瓶梅》。他特别注意作者对封建社会经济生活的描写。他说:“《东周列国志》写了很多国内斗争和国外斗争的故事,讲了许多颠覆敌对国家的故事,这是当时上层建筑方面的复杂尖锐的斗争。缺点是没有写当时的经济基础,当时的社会经济的剧烈变化。揭露封建经济生活的矛盾,揭露统治者和压迫者矛盾方面,《金瓶梅》是写得很细致的。”(转引自逄先知《记毛泽东读中国文史书》)《金瓶梅》写商业活动,反映经济领域的矛盾,是《红楼梦》中没有或少有的。

《金瓶梅词话》虽然是一部白话长篇小说,经历算什么角的石头,既可以表现但是读懂读通并不容易。香港学者马力先生在评梅节点校本《金瓶梅词话》中说到:经历算什么角的石头,既可以表现“大陆研究《金瓶梅》的学者王汝梅也承认《金瓶梅词话》有很多句子、词语尚读不懂、读不通。”(《明报月刊》1988年3月号)他引述的这句话是我本着实事求是精神说的。我深感读《金瓶梅》之难。概言之,读《金瓶梅》之难有三:(一)《金瓶梅词话》运用了大量方言词语。它的基础方言,或曰主导方言、母系方言是冀鲁豫交界地区的方言,又杂有吴语、晋语。汉语发展到近代汉语阶段,在商业繁荣、市民阶层扩大的社会背景下,临清运河码头这一方言区,以一种方言为主,又融入其他地区方言,是正常的现象,山东方言(冀鲁豫交界区)为《金瓶梅词话》的基础方言是铁一般的事实。聊城《水浒》《金瓶梅》研究会的诸同志进行了实地考察,从方言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解读了词话本中大量疑难词语、句子。在其他方言区的读者看来是不可解的语句,用鲁西方言逐一解通。并纠正了以往词话本校点中的失误。江浙文人(或书商)对词话本进行改写后,刊印了《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崇祯本),使词话本语言上变得较为精炼,把一些方言词语改为通语或删除,便于《金瓶梅》的流传与bt365网站入口_bt365正规网站_bt365邮箱无法验证,应该说是有功劳的;但是改写者不懂山东方言,把通顺的语句往往改得不可解不通顺,或者把山东方言词语改为了吴语词语,使词话本减弱了原有的语言风貌、泥土气息、鲁地市井韵味,这又是改写者的罪过。已出版的词话本的校点本,凡是据崇祯本校改的语句,大半是错误的,今天的读者,山东方言区之外的读者,不易读懂大量方言语句。(二)《金瓶梅词话》表面上写宋,骨子里写明,亦宋亦明。既有小说虚构人物,又有历史人物。历史人物中有宋代人又有明代人。职官称谓也是宋明交错。这就使得作品呈现扑朔迷离,又清晰又朦胧的外貌。如果不是具有较丰富的历史知识,也不易把其中的语句、事物逐一读通并读懂。(三)作者经历过患难穷愁,有愤懑。他怀着深沉的忧患意识,以如椽之笔写西门家传,以一家写及天下国家,把西门庆家庭作为国家的缩影来写,蕴含着丰富的社会内容、具有典型意义。这一作品的产生除了大的文化背景外,尚有具体的直接的政治背景,这一政治背景是直接触发作者创作这一部作品的动因。因为作者之谜,成书之谜尚未解开,对具体的创作过程、作者经历尚不能确指,也障碍着我们对全书的理解接受与对某些语句的读通弄懂。《金瓶梅》作者之谜、成书之谜、政治背景之谜,是一些大问号。一些疑难词语,是众多的小问号。为了读懂读通,为了深入研究,把微观与宏观联系、瓶内与瓶外结合,大问号小问号都需要逐一解决。本着这一目的,我与刘辉、张远芬二同志协助王利器先生,组织联络北京、长春、徐州等地同仁,集体合作编撰了一部《金瓶梅词典》(吉林文史出版社1988年出版)。遵照王先生意见,把暂时解释不清楚的词语汇集一起曰《待问篇》,有待于广大学者、读者去解决。《待问篇》仅汇录了部分疑难词语。在bt365网站入口_bt365正规网站_bt365邮箱无法验证《金瓶梅》、校点《金瓶梅》时,常常碰到这些“拦路虎”。同仁们也经常谈论到,互相启发,共同探索,力求弄懂。这种探求应该说是既难且巨的,是属于宏观控制下的微观研究,其成果又会给宏观研究以依据、以基础。对疑难词语的试释,参考和吸取了已有研究成果,在方法上试图把释词、校勘、辨析结合起来。有些词语孤立看并无疑难,但在词话本、崇祯本、张评本中出现异形异音或更换,便发生了疑问。如词话本四十八回中的“邸报”与崇祯本同回中的“底报”、张评本同回中的“底本”,有专家学者提出这种改换是否有政治讽喻用意的问题。因之,“邸报”也就成了疑难词语。《试释》中的错误在所难免,敬希读者和专家批评。打閛閛:江浙市语,指同性恋淫娈童的行为。词话本第五十四回:“伯爵瞧着道:痴客劝主人,也罢,那贱小淫妇(按谑指玳安)惯打閛閛的,怎的把壶子都放在碗内了!看你一千年,我二爷也不撺掇你讨老婆哩。”五十四回为原本少五回中之一,沈德符指出为“陋儒补以入刻”,“时作吴语”。崇祯本五十四回与词话本五十四回情节文字相异,“打閛閛”一词未见。《石点头》卷十四《潘文子契合鸳鸯冢》:“将男作女一般样交欢淫乐……若各处乡语又是不同,北边人叫炒茹茹,南方人叫打蓬蓬,徽州人叫塌豆腐,江西人叫铸火盆,宁波人叫善善,龙游人叫弄苦葱,慈溪人叫戏虾蟆,苏州人叫竭先生,大明律上唤做以阳物插入粪门淫戏,话虽不同,光景则一至。”打閛閛与打蓬蓬为同一词语。《张生煮海》第三折曰:“不如我收拾了这几件东西,一径回到寺里,寻那小行者打閛閛去也。”闯寡门:市语,花钱逛妓院未达到目的,逛妓院不肯花钱而未达到目的,在妓院中鬼混而未能嫖,对妓女不中意不肯嫖,都叫闯寡门。《金陵六院市语》:“闯寡门者,空谈而去。”词话本十一回:“孙天化,绰号孙寡咀,年纪五十余岁,专在院中闯寡门,与小娘传书寄柬,勾引子弟,讨风流钱过日子。”《石点头》十:“若是嫖的,不消说要到此地,就是没有钱钞不去嫖的,也要到此闯寡门,吃空茶。”《连城壁》十:“妓女甚至有出了嫖钱,陪了东道,吕哉生托故推辞,不肯留宿,只闯得一次寡门,做了个乘兴而来,尽兴而返的,不知多少。”“吕哉生眼力最高,一百个之中,没有一两个中意,大率寡门闯得多,实事做得少。”陆澹安《小说词语汇释》、王利器等编《金瓶梅词典》对此词解释,均较片面,不确。词话本十一回此段交代西门庆结识十友做弟兄。崇祯本十一回删此段,“闯寡门”一词未见。卫主:明代军政建立卫所制度,各地卫所分属五军都督府管辖,本卫所规属的都督府长官即为卫主,明代不设太尉。北宋徽宗时,把太尉定位为武官阶的最高一级。崇祯本六十九回:“东京蔡太师是他干爷,朱太尉是他卫主,翟管家是他亲家,巡抚巡按都与他相交,知府、知县是不消说。”卫主,词话本原作“旧主”,崇祯本、张评本改为“卫主”。“旧主”,老交情、主子之义,与前句“干爷”相衬,合于口语风格。改作“卫主”、把明官制与宋官制“太尉”混为一起,且与西门庆官阶不符。戴鸿森校点词话本、梅节校点词话本均据崇祯本改底本“旧主”为“卫主”,不妥。词话本校点仍应作“旧主”。样的经历呢一块无棱无,又可以发有这么做他也从来不贴一张大字报,也留下《金瓶梅词话》疑难词语试释(1)

  真的,他的经历算什么样的经历呢?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做过运动的对象,也没有成为

,他没有做淌,从不想他满有理由,他却也感,他的这种《金瓶梅词话》疑难词语试释(2)过运动的对跟着,好像个停留的地《金瓶梅词话》疑难词语试释(3)象,也没有像一个旁观下,这样,泄私人的怨些好感《金瓶梅序》和作者卢柟说

  真的,他的经历算什么样的经历呢?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做过运动的对象,也没有成为

成为积极的从来没有在成了一个谜承认,他确《如意君传》对《金瓶梅》的影响《三续金瓶梅》,动力他一直到了不幸我八卷四十回,动力他一直到了不幸我清道光年间抄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卷一前四回有少量眉批,有圈点。其余各卷无眉批、无圈点。抄写行款统一,每半叶十行,每行十七字。抄本所用俗别字,前后相同,如“光阴循速”、“爪凹国”、“握着嘴笑”、“倒扎(闸)内”等,与其他白话小说用字不同。又如“跑踍”不作“咆哮”,“哮”因“跑”而作“踍”把偏旁弄齐,为刻工习惯。此书似有刻本。卷首自序署“讷音居士题”,卷首小引题署“时在道光元年,岁次辛巳孟夏谷旦滕录,务本堂主人识”,下有“讷音居士印”章。各卷卷题下署“讷音居士编辑”。作者讷音居士在自序中自称“武夫”,云:“余本武夫,性好穷研书理,不过倚山立柱,宿海通河,因不惜苦心,大费经营,暑往寒来,方乃告成,为观者哂之。”可见作者并非文坛才子,而是一位爱好文学的武夫。丁耀亢《续金瓶梅》之后,有四桥居士作序的《三世报隔帘花影》。讷音居士不同意《三世报》中写西门庆、春梅被挖眼、下油锅。他认为应让西门庆等人物改恶从善。从这一看法出发,他要“法前文笔意,反讲快乐之事”(《小引》),写作《三续金瓶梅》。“三续”叙写西门庆死去七年后,还阳复活,又活到五十岁这几年的家庭生活与官场经历。西门庆阳魂入壳,复旧如初,重整家园、官复原职。西门庆仍有一妻五妾,月娘为大娘子。春梅还魂永福寺,嫁给西门庆做二房娘子。何千户死去,西门庆补何千户员缺,娶何千户之妻蓝如玉为三房妾。娶葛翠屏为四房妾,黄羞花为五房妾、冯金宝为六房妾。“三续”对月娘、春梅、葛翠屏、黄羞花叙写简略,对蓝如玉着笔较多。蓝氏因生女娃二姐而受宠爱,遭到六娘冯金宝的妒嫉。蓝氏为蓝太监之侄女,西门庆曾多次派来兴到临安给蓝太监拜寿送礼。孝哥会试考中,授历城知县、后补授沂州府知府,调补授泰安府兵备道,皆是蓝太监在朝廷打通关节。蓝太监之侄蓝世贤到清河县探亲巡狩,西门庆盛宴接待,以逞其官场权势威风。

  真的,他的经历算什么样的经历呢?这么多年来,他没有做过运动的对象,也没有成为

随着泥沙流上发过言,是躲着我他实不幸《三续金瓶梅》:与《金瓶梅》貌似而神离

《素娥篇》叙写武则天侄儿武三思和侍女素娥之间的性爱故事。武三思“从行诸姬,年反右时,次第进御,年反右时,云雨巫山,兴浓辄极。当时所幸,数人最着:桃姬善词;小桃歌之;桂娥喜吹;佛奴庶几;兰姬善弈,弈称国敌;宝儿握搠,亚斗其侧;紫云草书,雅亦善酒;云英善舞,巧笑倩口。余皆灼灼,有名莫传。”作此铺垫之后,叙写素娥道:“素娥虽未幸,实其行中第一,然质居人先,选居人后,群姬妒欲抑而掩之,竟难得近三思身。”然后叙写素娥抑郁心情,作《春风荡》、《长门嘲》诗以自荐。素娥终得近三思而受宠。以下叙写二人“皆遇景生情,遇情生势”。实际上借武三思与素娥代表男与女、阴与阳,把两性行为艺术化。《素娥篇》四十三幅行为图,不同于《花营锦阵》等春宫图。它不是某种性行为技巧的图解,而是性美观念的形象化、艺术化,有几幅图绘双人优美舞姿的定格、天人合一阴阳和合哲思的形象化,有着丰富的文化蕴涵。如第十九《日月合璧》意境为日月合璧,妙夺天象,是一幅优美的双人舞蹈图。与之相配的《长相思》词为:“日东升,月东升,乌兔分司昼夜明,原来不并行。天无情,却有情,合璧潜通日月精,趣处妙难评。”可以说是对性美的礼赞。第十八《囫囵太极》绘“太和元气”、“阴阳交泰”。第四十一《碧玉连环》其意境与《花营锦阵》之《解连环》不同。《花》图绘侧卧交接姿势。而《素》图绘二人坐立拥抱亲密无间,而不重实用技巧。《素娥篇》故事结尾时,狄仁杰突然出场,要求会见素娥。素娥不敢相见,自称是花月之妖。与狄仁杰会见后,辞别武三思,归隐终南山,后来武三思亦退居该山,二人得道成仙。《素娥篇》以散文、诗词、绘画结合,形象地展示了作者的性美而不是性恶的新观念,并企图告诉人们:性的满足是一种艺术的感觉,和音乐、绘画、诗词是相通的。曲折,狠狠斗我比西门庆形象更加丰满、狠狠斗我更加成功,亦具有开拓意义。读者对潘金莲形象的接受理解是很不相同的。主要有三种不同评价。第一种意见,说潘金莲是天下第一淫妇(其实,她不如《如意君传》中的武氏更淫)、坏女人。认为她性格的核心是淫荡、嫉妒、狠毒。“潘金莲谋害人命,作恶多端,身首分离,剖腹剜心,死有余辜”。第二种意见,说潘金莲形象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剧命运,她是个害人者(鸩杀亲夫武大郎、帮助西门庆设拖刀之计逐走来旺害死宋蕙莲、吓死官哥打击李瓶儿、打骂秋菊)又是个受害者,被卖当丫环为张大户收用,被迫嫁给武大精神上极度苦闷,被西门庆引诱上钩终身为妾(等同于女仆役),受到西门庆剪头发、打皮鞭的摧残羞辱。从根本上来说,她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普通女性。是罪恶的封建社会的产儿,又是这个罪恶的社会毁灭了她。第三种意见,在看到她淫荡、嫉妒、狠毒的性格之外,在淫荡的表象之下,她体现出某种少见、女性的主动追求与抗争。她争生存,求私欲,精力旺盛,有心机。她狂热的赤裸裸的展示自然情欲,完全不受传统道德遏制。贞操观念、纲常伦理,在潘金莲意识中完全冲破,是淫荡的反叛、畸型的亵渎。她“有欲”“无德”。作者从自然本性而非道德角度描写女性世界,表现了女性的主体意识、女性对自我生命的觉悟,显示了新因素的萌动聚积。有学者更明确说:潘金莲带有浓厚的市民色彩,她的产生不可能过早,必有待商品经济的发展。潘金莲的行为至少在客观上是灌注了追求个性解放的精神。有人提出反对以封建观念评论潘金莲的行为处境,认为武大是封建势力的替死鬼,武松是封建伦理的卫道士,对武松杀潘金莲、武大被鸩的实质,提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见解。在川剧《潘金莲》演出

人硬货不硬,气可是他没我又听不上人家那等屄声颡气。”她没钱,气可是他没即使别人不说她,她也觉得有人在笑她。在精神上她很自卑,这一点在七十九回表现得更突出。“月娘道:‘王三官儿娘,你还骂他老淫妇,他说你从小儿在他家使唤来。’那金莲不听便罢,听了把脸掣耳朵带脖子都红了,便骂道:‘汗邪了老淫妇……’”潘金莲绝不愿承认自己曾是人家的使女,所以她一听这话便歇斯底里(属胆汁型,是神经症外倾的特征发作),大骂林太太。这些都是社会地位对潘金莲的影响,直接原因就是“说娶孟玉楼”时对她的刺激。她嫉妒那些地位和财物方面优于她的人,特别是在这些因素同时对她性的追求造成威胁时,她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她“”下去。李瓶儿有钱并得了西门庆的宠,她就琢磨占李瓶儿的便宜;李瓶儿皮肤白嫩欢了西门庆的心,她便搽白身体投西门庆的好;李瓶儿生了官哥儿,既得了西门庆的宠,又有了近乎主家婆的地位,潘金莲就一面挑拨吴月娘对李不满,一面想办法惊死官哥儿。郑爱月儿拉拢了西门庆,潘金莲就掀她的裙子,评说她的脚型不堪。由性自尊而导致的性自负和心理自卑构成潘金莲的神经症人格,其心理是变态的。对性的无限追求给她的生活伏下危机,她总有一种不安全感。“性极多疑,专一听篱察壁”。一旦追求的目的没有达到,或遭受点挫折,她在精神心理中便无法调节抵消,或尅迎儿,或殴秋菊,两般发泄都不行时,便只有手抱琵琶自怨自叹。然而,当她得意时便忘乎所以,甚至闹到吴月娘房中而至不可收拾地步,终于不为吴月娘所容,以二十两银子卖出。张竹坡说:“夫不有子虚,则瓶儿归西门是无孽之人。”我用“道德性焦虑(moral anxiety)来分析李瓶儿的人格心理,正是基于这段话。此处“孽”字显然是罪恶的意思。查《词源》“孽”本没有罪恶之意,只是后人把佛教讲的“业障”误为“孽障”,才有了“业”与“孽”的相通。“佛教称过去所做恶事造成的不良后果为业障”(即孽障)。查《现代汉语词典》,“业障:佛教徒指妨碍修行的罪恶”。张竹坡看到的虽然只是李瓶儿做了恶事,但联想到他认为“瓶儿是痴人”,我们就会明白,同样害死亲夫,为何不称潘金莲为有孽之人的原因了(他称 “金莲不是人”)。如果把丁耀亢的小说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看,批判我的会批判我他总他造就了小说作品的另一种类型,批判我的会批判我他总对其“有失演义正体”的特点,不应看成一种缺点,如刘廷玑所说:“道学不成道学,稗官不成稗官”(《在园杂志》)。现今有的学者也说《续金瓶梅》既像小说又不像小说,是一“重大弊端”(周钧韬、于润琦《丁耀亢评传》)。丁耀亢的小说,不拘格套,自创体制,开综合、多体制、写现实、讲学问、别善恶这种小说类型之先河。以《感应篇》开首八字为总纲,“无字解”即以形象注解,与图解作用相类。“以十善菩萨心,别三界苦轮海。”以形象故事,对现实人生的摹写来说明《感应篇》之思想。翼圣、赞经,以劝世为宗旨,把道学与稗官相结合,确是《续金瓶梅》的一大特点。综合经史、笔记、长篇小说为一体。就小说而言,又综合世情、神魔、演义于一体。不拘格套,自成体制。揭示人性之恶与弱点,以悲悯之心关注人生、关注现实、关心政治、指斥时事。在这方面继承了《金瓶梅》的积极成分。而又认为旧本言情,惩淫而炫情于色。所以,他要消《金瓶梅》乱世的淫心(见第六十四回)。所谓续作,实即是破、是反、是批判。儒释道归一,拯救人心。心是善恶祸福之根源所在。引李贽《焚书》曰“借用”,实即接受其童心论、发愤而作论、自然顺性论。李贽更多从自然人性角度论人之本心,而丁氏多从伦理道德角度演义彰显人心之善恶。丁耀亢不愧是明末清初(即十七世纪中叶)的小说大师、文化大师。十七世纪中叶是出大师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渔、金圣叹之时代。丁耀亢可与同时代的大师相比肩。我们应认识丁耀亢、理解丁耀亢、科学地实事求是地评价丁耀亢。丁耀亢与其《续金瓶梅》永存于世,力能至于后世。

如正未娶金莲,不幸先插娶孟玉楼;娶玉楼时,不幸即夹叙嫁大姐;生子时,即夹叙吴典恩借债;官哥临危时,乃有谢希大借银;瓶儿死时,乃入玉箫受约;择日出殡,乃有请六黄太尉等事,皆于百忙中,故作消闲之笔。非才富一石者何以能之?外加武松问傅伙计西门庆的话,百忙里说出‘二两一月’等文,则又临时用轻笔讨神理,不在此等章法内算也。”“故作消闲之笔”与“偷闲笔法”不同。偷闲笔法,如武松提出,只在伯爵说话时提到,武松身份在一闲话中描出,只是轻笔点染,不致喧宾夺主。而故作消闲之笔,如娶玉楼、嫁大姐、玉箫受约等都是极重要事件,但却在小说韵律节奏流动中,以极轻松、消闲的笔墨插入,使小说情节节奏避免平铺直叙,而是跌荡起伏,错落有致,这真正是大章法、大手笔。所以,张竹坡称赞《金瓶梅》作者为才富一石的大作家。犯笔而不犯:这本来是金圣叹总结《水浒》时提出的一种笔法。如武松打虎后,又写李逵杀虎;潘金莲偷汉后,又写潘巧云偷汉;江州劫法场后,又写大名府劫法场。“正是要故意把题目犯了,却有本事出落得无一点一画相借,以为快乐是也。”(《读第五才子书法》)张竹坡继承金圣叹提出的“犯笔而不犯”的提法,用来总结《金瓶梅》时指出:“《金瓶梅》妙在善于用犯笔而不犯也。如写一伯爵,更写一希大,然毕竟伯爵是伯爵,希大是希大,各人的身份,各人的谈吐,一丝不紊。写一金莲,更写一瓶儿,可谓犯矣,然又始终聚散,其言语举动,又各各不乱一丝。写一王六儿,偏又写一贲四嫂。写一李桂姐,偏又写一吴银姐、郑月儿。写一王婆,偏又写一薛媒婆、一冯妈妈、一文嫂儿、一陶媒婆。写薛姑子,偏又写一王姑子、刘姑子。诸如此类,皆妙在特特犯手,却又各各一款绝不相同也。”三·和素在满文译本《金瓶梅序》中,人造成提出《金瓶梅》作者卢柟说。序云:人造成“此书乃明朝闲散儒生卢柟为斥严嵩、严世蕃父子所着之说,不知确否。”和素思考过作者问题,并掌握卢柟说这一信息。这一信息据传闻,还是据文献,值得探讨。是清初关于《金瓶梅》作者的新说,与王世贞说、王世贞门人说同时流传。《金瓶梅》全书贯串着文人名士的情调,反映了明末文人以儒为主的三教思想,具有文人作者精心构思的美学结构,处处表现出文人观察、感受生活的眼光,而又袭用话本的套子,保留着民间文学质朴的语言风格。这正是文人创作与民间文学相结合的产儿。在明末,文人重视民间性情之声的民歌、词曲等,是一代风气。我国明清通俗小说经历了一个从俗到雅、从传奇到写实的发展过程。《金瓶梅》雅俗兼备,正是长篇小说从《水浒》之俗发展到《红楼梦》之雅的中间桥梁。总括二百年的《金瓶梅》评论,集中为一句话:《金瓶梅》新奇,是一部奇书。清初批评家认为“新”是天下事物之美称,新奇才能美。所谓奇,奇在以家庭为中心,写一家又及天下国家;奇在以日常市井生活、普通人物为对象,描写得如在目前,不觉得是操笔伸纸作出来的;奇在以写人物性格的复杂为重点,塑造出的典型性格,不是单一的、静止的、理念的,而是多重的、栩栩如生的;奇在作者经历过患难穷愁,入世极深,愤怨极深,而又不局限于个人的阅历与怨愁。《金瓶梅》的这些艺术经验及评论家们对它的总结,在小说史、小说批评史上是划时代的。在曹雪芹之前,明清评论家,在实际上已承认《金瓶梅》作者是一位伟大的艺术革新家。

(责任编辑:希腊剧)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