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到这里,我似乎听到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滑到了危险的边缘,成了资产阶级的吹鼓手了!" 陈玄奘是内定的山川坛主

时间:2019-09-30 01:34 来源:秦楚网 作者:歌声泪影

   可见,写到这里,陈玄奘是内定的山川坛主,写到这里,其他参选的僧人是找来凑热闹的。现在有些选举,也是该选谁早就内定好了,但是却拉出一堆候选人来做差额。有人以为这是现代人的发明,其实这样运作的起源非常早,差额选举的知识产权属于魏征所有。

至此,我似乎听取经团的团队已经搭建起来了。三个人,我似乎听其实是老沙年纪最大,一万年前镇元大仙送人参果给玉帝品尝,他已经是天庭的高级秘书了。真实年龄,也许比猴哥结拜兄弟牛魔王的岳父万岁狐王也要老一些,不过心态很年轻,样子也不显老。其次是老猪,猪悟能在猴哥做官之前,已经是天庭的高级干部了。猴哥造反的时候,他就参加过平叛,算是猴哥的熟人。猴哥则年轻些,因为档案早就被他销毁了,现在没法知道真实年龄,估计是一千岁左右。表面上看,老沙是首先被观音确定为取经团成员的,年龄也最大,其次是猪哥,最后才是猴哥。不过后来金禅同志从长安出发,首先收入门下的确是猴哥,然后才老猪,最后才是老沙,他入门最晚。先入门为长,象华山派的令狐冲,十来岁得哥们,半百老头子劳德诺也要叫他师兄。当然,象老沙这种不显山不显水,喜欢深藏不露的人,就算请他当大师兄,他也不会做这个出头鸟的。 确定取经团成员之后,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观音就到长安寻找取经团长。这个必须走民主流程,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领导也不能越疱代俎的。具体的运作过程不是很清楚,总之观音到长安后,对土地说:汝等切不可走漏一毫消息,我奉佛旨,特来此处寻访取经人。借你庙宇,权住几日,待访着真僧即回。把土地赶在城隍庙里暂住,他师徒在土地庙里住下,做起了民主观察员。在随后的日子里,长安发生了一件大事,泾河龙王因为违法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因为这件事,唐王李世民有了取经的要求。经过民主选拔,观音考核,发现现在化名为唐三藏,又名唐僧的金禅同志是一位德才兼备的同志,确定为取经团长。这事刻不容缓,唐僧同志带着两个随从,马上从长安出发。

  

很不幸,滑到了危险在巩州,滑到了危险唐僧的两个随从成为两个妖精的盘中餐,而万幸的是唐僧被太白金星救出。这两个妖精,一个熊罴精,一个老虎精,是西天路上唯一来历不明,又不知去向的妖精。说实话,这两个随从的不幸死去,就算不是阴谋,也和暗中保护唐僧的六丁六甲等人不作为有关。不过如果让这两个家伙到了西天,岂不是要给他们一官半职?僧多粥少,人人都要封官,西天哪里来这么多官儿?没办法,只好趁早剥离不良资产,让这两个家伙壮烈牺牲算了。 随后唐僧到了五行山,边缘,成的吹鼓手看守猴哥的狱警奉命把猴哥放出。这时候,边缘,成的吹鼓手猴哥已经服了五百年刑,青春基本上浪费在监狱中,虽然没有什么青春赔偿费,现在终于自由了。 改革开放只有几十年,了资产阶级表面上看上去,了资产阶级还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苏修趁三年自然灾害,又想掐我脖子,实际上国际形势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些人,做了一辈子革命工作,还会被冲得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据说很多老同志都很关心革命工作,虽然已经不在人世,还特登从地府打电话来了解情况。江姐来电问:国民党推翻了么?有人答:被阿扁推翻了,大家都成了好朋友。 董存瑞问:劳动人民还当牛做马么?有人答:都下岗了,不劳动了。红色娘子军吴琼花来电话问:姐妹们都翻身得解放了吧?有人答:思想解放了,都当小姐了。杨子荣来电话问:土匪都剿灭了吧?有人答:都当公安了。 杨白劳来电话问:地主们都打倒了么?有人答:都入党了。马克思来电话问:资本家都消灭了么?有人答:都进中央了。大闹天宫的时候,猴哥确实是个人物。但五百年实在太长久了,这次猴哥重出江湖,会老革命碰上新问题吗?

  

猴哥这次重出江湖,写到这里,确实是老革命遇上了新问题。唐僧这番去西天朝圣,写到这里,就有点像今天一位马上就要被提拔的干部,开这一辆宝马,又没有带钱,就大摇大摆地去北京。路上多如牛毛的收费站,并不会因为你有来头而不收钱。还有数不清的黑店,都是经营多年,根深蒂固,和领导关系良好甚至有领导的股份的,少不了也要敲诈勒索。更有一些出卖肉体的年轻女性,想进行强买强卖。这位仁兄,如果能处理好这些复杂的干群关系,就确实有资格被提拔了,否则一切免谈。要解决这些问题,诸多困难等着去克服。 猴哥也很快发现,我似乎听要去西天取经,我似乎听不是只会打打杀杀就行的。他重出江湖的第二天,就遇上了几个强盗,要抢他们的行李。猴个是个闯祸的太岁,你不惹他,他会惹你,马上一顿乱棒,把这帮强盗一个个尽皆打死,剥了他们的衣服,夺了他们的盘缠。唐僧看不过眼,罗罗嗦嗦地教训了一大堆猴哥:你十分撞祸!他虽是剪径的强徒,就是拿到官司,也不该死罪。我就死,也只是一身,你却杀了他六人,如何理说?此事若告到官,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过去。猴哥自从出娘胎以来,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他一发火,就说:这样有不行,那样又不行,老子不干了。结果,他脱离了取经队伍。

  

猴哥不想取经就不取吧,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反正这是一件美差,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你不干,还不知道多少人争着干。不过猴哥是如来内定的取经团成员,如果他打了退堂鼓,甘当逃兵,叫观音怎么向如来交差?所以,猴哥是不可能脱离取经队伍的。这就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不服不行。总之,经过观音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后,猴哥重新回到取经队伍。观音还给唐僧送了一个法宝金箍儿,安在猴哥的头上。这是一个声控智能设置,唐僧依法指令,就会变小,把猴哥弄痛。

这是唐僧和猴哥的第一次冲突。唐僧去取经的立场非常坚定,滑到了危险猴哥也很配合。但是唐僧长期在中央工作,滑到了危险平时报告写多了,理论水平很高,难免会受到些影响,比如说相信允许别人犯错误,也允许别人改正错误。而猴哥闯荡江湖多年,相信拳头硬才是道理,庙堂之高和江湖之远,这是两个不同的世界,他们之间的文化冲突,可以说是不可避免的。后面冲突也陆续发生,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镇元大仙也是一位老同志。这个同志,边缘,成的吹鼓手是地仙之祖,边缘,成的吹鼓手和三清同辈,年轻的时候也许风光过,不过倒看不出他特别会混。退休了,待遇也不是很好,自己带着一帮徒弟耕田种地,猴哥都说他是一个自种自吃的神仙。同辈中的三清、四帝都混得比他好。镇元大仙武功也不差,仅凭一个袖里乾坤,就够让猴哥头痛的。但是年纪一代把,如果还重做冯妇,和年轻人打打杀杀,成什么体统,简直就是为老不尊,教坏子孙,让人取笑.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一个老同志怎么惹人眼球呢?他靠的是老招牌,凭自己院子里的一棵人参果树做文章。

人参果是什么东西,了资产阶级据书上说,了资产阶级人参果又名草还丹。这果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再过三千年才成熟。要整整一万年才有的吃。而且这一万年里,才结三十个果。可见,这东西非常低产。如果推广种植,经济价值不大。不过,这种果子的模样十分奇特,就像三朝未满的小孩,四肢俱全,五官咸备。它的功能,据镇元大仙的说法,人若有缘,得那果子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就活四万七千年。有点惊奇的是,镇元大仙老是拿天下仅此一棵的人参果树的果去送人,却从来不听说别人把果吃了后拿那核去种。究其中原因,应该不是天庭中的人没有经济意识。王母娘娘就有自己的小农场,蟠桃园搞得好好的,也是经常用来联络感情。如果她知道什么有价值的奇珍异果,估计不会放过。镇元大仙这人参果别人不能种,十有八九十是像世说新语中的王戎那样,把核弄坏了,所以别人不能拿来种植。 我们不知道活四万七千年是真的还是假的,写到这里,就算是真的,写到这里,也没什么希奇。王母娘娘的蟠桃园里,就有几千棵桃树,吃了就长生不老的仙桃都多的是。说果子闻一闻,就活三百六十岁,显然是炒作。你想想,如果这样,我有一个人参果,闻它两百下,就可以活七万二千岁,这果子还可以一千次一万次地闻下去,那么谁舍得吃掉它。当然,也许有人说,这东西放久了会变质的,但是闻几百次就变质吧(闻两百次才花三五分钟。如果这样就变质了,当初送到王母蟠桃宴上的人参果,岂不是变了质的?)。不过全世界只有西牛贺洲五观庄才有一棵人参果,仅此一家,别无分店,镇元大仙就算把牛皮吹得再大,也不会破。因为无论是神仙还是妖精,如果不是死于非命,都是可以活几千岁几万岁的。闻过人参果的人,只要三百六十年内没死去,就不能说他没效力。能吃上人参果的本身就是超长寿的神仙,能活上几万岁当然不在话下,但到底是不是它的效力就很难说了。

上上届蟠桃会的时候,我似乎听镇元大仙是送了人参果过去的。但是,我似乎听等到猴哥闹天宫的那一次,他却不再送了。也许,那次送了后,王母她们一品尝:这水果形状倒新奇,但说起味道,还是咱院子里的桃子好吃。镇元大仙自讨没趣,下次蟠桃会就不想出来丢脸了。 讨好当权者不行,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镇元老短线投资失败,一声告诫注意,你已经就准备长线投资。唐僧现在虽然是个基层干部,但是如来看中的人,显然前途无量。于是,他准备拿出两枚果子让唐僧这个有潜力的同志享受一下。不过却给人小气巴巴感觉,明知唐僧的三个徒弟都没有吃过人参果,却不想让他们尝尝鲜。也许,镇元大仙觉得,这些家伙虽然是天庭公务员,也算有些本事,但都被处分过的,档案里记了一笔,现在又是控制使用,根本上就不可能咸鱼翻身,没什么投资价值,何必在他们身上浪费着宝贵的人参果呢?

(责任编辑:冰与火)

相关内容
最新内容
热点内容